首页   新闻资讯
俞蘠:爱游戏更懂经营
来源:浙江在线-钱江晚报 编辑:管理员 日期:2013-02-28 10:07:13
浓眉、平头、看似稚气未脱又自信成熟,当许多80后还在懵懂地奋斗,俞蘠这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85年出生的“少年”,却已经接任野风集团董事长三年。
  世家的身份虽然易于行走江湖,但如果没有自己的独门秘籍,恐怕要镇住那些四五十岁的老臣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俞蘠的方式是职业化。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毕业的他有着相当西化的企业管理理念,虽掌管野风仅3年,但管理思路已相当清晰,经验也日益完善。接班野风集团后,他的重点是整理公司内部资源,“就算哪天我不到办公室,大家也能各司其职,让企业正常运转。”
  三年没拿地,只做内部整合
  王家卫拍的叶问里有句名言:宁在一思进,莫在一思停,形容比武时不能犹豫。而俞蘠管理房地产的方法却正好相反。去年下半年以来,很多大佬还是拿地意向强烈,但经俞蘠独立决策拿的地却一宗也没有。事实上,野风已经三年没拿地,俞蘠的想法是:稳、再稳。在现有环境下,整理内部资源,让野风房产更稳健更健康,是这个少帅最看重的事情。
  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接管野风集团后,野风似乎一直没有拿地。是对市场不看好吗?
  俞蘠(以下简称“俞”):比较惭愧,三年下来,地确实还没有拿过,这三年我都在做内部资源整合。
  没有贸然去拿地,一方面是环境不好。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想多花时间让自己对产品的定位有更加清晰的认识,野丰的成本管控需要加强。
  房地产这一块,前几年购房者和开放商都还是有些盲目的,现在相对更加理性一点。如果是自住购房的话,将越来越从性价比和整体环境来考虑,投资者的风险意识也会加大。
  记:野风在房产投资思路上一直走稳健风格,接下来会有什么变化吗?
  俞:为什么大家都投房地产?主要因为其他项目承载不了这么大的投资量。如果投医药行业,可能投几千万资金就够了。但十个亿的资金,可能也只能做房地产。地产投资基数大,赚得多亏钱也厉害,所以房地产这一块一定要稳。
  说到未来的趋势,作为开发商,我不希望房价涨,房价越涨,调控越紧,房子就越难卖出。
  记:野风房产在2013年有什么计划?
  俞:2012年,依靠野风启城和现代中心的热销,野风房产销售额达到10亿。2013年,野风销售额预计在12个亿左右。现代中心份额最多,野风山跟启城销售指标差不多。
  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
  俞蘠指着太阳穴上的青春痘给记者看:这都是压力逼出来的。
  野风集团有着33年的历史,现在除了房产主业外,还有医药,高科技、农业等多种行业。作为野风这艘大船最重要的掌舵者,他的心愿是建立一个完善的机制,“就算哪天我不到办公室,大家也能各司其职,让企业正常运转。”
  记:野风集团现在除了地产,还有医药、高科技、农业、高科技材料等产业。野风的主营业务是否在调整?
  俞:从总体布局看,房地产还是主营业务,只是要加大其他产业投资比例,让结构更加良性。医药我们其实已做了十多年,钢铁是2008年投资的,眼下正在加大投入的是农业这一块。
  虽说论投入规模,其他产业加起来才占整个野风集团投资规模40%左右,跟房地产没法比,但利润贡献率却是比较高的,接下来,利润率还会往那边倾斜更多。
  房地产求的是一个大基数,比较稳,很容易创造产值,中国很多企业需要这样的平台,但其他产业的作用主要是寻求利润增长点。
  记:作为一个接班的二代,如何管理老员工恐怕是一个挑战,毕竟很多人可能是看着你长大的。你试图让他们适应你的风格吗?
  俞:野风就像一个大家庭,高层平均年龄四五十岁,很多老员工从我父亲那一辈起就在野风做事,对企业怀有着深厚的感情。我很尊敬他们。
  接管野风后,我试着从标准化和制度化角度去改变野风。在工作上,我不会给任何人丝毫情面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和长辈们相处得很融洽。这是我的公私分明原则。
  热爱玩游戏,喜欢打高尔夫
  工作严肃认真,但生活中的俞蘠也有着未泯的童心。今年春节回老家东阳,俞蘠和许多普通年轻人一样,去游戏厅玩钓鱼游戏,还发出一番感慨:“去年游戏币一块钱十个,今年就卖一块钱一个了,价钱涨得真厉害。”
  俞蘠有着年轻人特有的幽默与坦诚,对记者说到这段经历,还有点不好意思。但他也告诉我,因为背负着大集团的责任,真正完全的放松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  记:作为85后,又是集团的董事长,平常生活私下里有什么爱好?
  俞:我不太喜欢去同龄人常去的夜店,太吵闹。之前喜欢游泳,现在则更多地打打高尔夫,对我来说一是体育锻炼,二也是洽谈业务的渠道。担负比同龄人重得多的责任,总要付出代价的。
  记: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你的父亲对你有什么影响吗?
  俞: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。从最早的服装公司开始,到药业公司,到做外贸,再到房产公司,父亲总是敢于挑战新生领域并创出业绩。2010年,他把野风集团扔给我后就完全不管了,近60岁的人自己重新做投资公司。这个行业他本来一点都不熟悉,但这么久做下来,居然还做得不错。
  他的冒险精神是我佩服的,而他的毅力我可能永远无法企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