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  新闻资讯
南北小调
来源: 编辑:管理员 日期:2019-07-01 15:45:49

□ 薛玉红/野风药业

 

沙漠走来的行者,
渴望风里带湿度的吻。
久居江南,袈裟换下。
夜里,雨水滴答,
笔尖沙沙,留下无数署名的信笺,
或悲喜,或思念,或空洞。
某年某月那行者捡起信笺,
拈花一笑,放下只在一刹,
如今行者何在?
竹排随长江而下,钓鱼又钓虾。